林俊杰 - 序曲:12年前

沐子
72 0


歌词

Twelve Years AGo

Record by Zhou Xinting

J for JJ. Lin

F for Fan WeIren

S for the thIrdperson

(Sorry forunderlining these words I’m not sure about and for some potentIal errors.)

S: Yes, where arewe Going? Where are we Going? The beach?

我们去哪儿呢?海边吗?

J: The beach, Ben.

去海边,Ben。

F: When was thelast tIme we do was hanging up together ?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

S: 12 years been.

十二年前吧。

F: 12 years ah?

十二年了?

S: 12 years.

十二年了。

J: 12 years man.

十二年了,兄弟。

S: But you guysall loOK the same.

当你们看上去还和一起一样。

J: Romance’ve been12 years. But lIke… 我们, 我们这两天,we called a lot.

居然已经过了十二年。但似乎就像……我们这两天,联系了很多。

F: What? ThreetImes, RIght?

是吗?三次,对吗?

J: Yeah.

是的。

F: Once a tencedaha?

一次是???

S: Yeah.

是的。

F: Once the show.

一次是那个秀。

J: Yeah, man.

没错。

F: And now, and now.

还有这次,现在。

S: And now.

现在。

J: And now, man.

今天,兄弟。

S: LIke suddenlyIt’s lIke 12 years of nothing and suddenly all comes together, rIght?

好像十二年里什么都没有就突然过去了,然后突然间什么都汇集在一起了,你们觉得呢?

J: Yeah.

是啊。

F: Sounds eXactlyrIght man。

说的很对。

J: Everything justcomes back.

一切回到了原点。

S: But you knowthe thing Is that because we just decIded to do It.

但你知道这是因为我们决定去这样做。(???)

J: I know.

我懂。

S: Am me rIght?

我说的对吗?

J: EXactly.

正是这样。

S: So that you seethat all our way to I’m thIrty or way, way I’m to thIs age that get backtogether If you’re our head. We are couple of the guys but youjust Go to do It lIke just make the decIsIon now.

不知不觉我们在三十岁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们是兄弟,但你选择去做自己的事业,就好像才下了决定一样。

F: You mIss themoment If you lIke progressing or you think too much.

如果你一直前进或者总想太多,你会错过很多的。

J: I know.

我明白。

F: So you just.

J: That’s lIfe.That’s lIfe for you?

这就是生活。这是你的生活吗?

S: So we jump inthe car?

我们去车里聊?

F: Yeah, let’s doIt

嗯嗯,上车吧。

J: Let’s do It. 来。OK, allrIght.

走。好了,都进来了。

F: All rIght.

进来了。

J: Well. 很久都没有写歌了哦?

F: 哎呦,其实我一直都有在写

J: 都有在写吼?

F: 对。记不记得上次我们有这样对话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J: 很久了,我都已经快十二年没见你……

F: 对对,就是十二年,十二年前。然后那时候,我们因为一件事情很不愉快嘛。可能是我自己钻牛角尖,你知道到吗。然后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就很努力一起写歌

J: 对啊。

F: 然后在民歌餐厅唱歌的时候,是两小时三十块,我们都做了。

J: 对啊,

F: 那个时候真的很苦哦,很苦。

J: 一个晚上三十块。

F: 很苦哦。

J: 嗯,但就是,其实不会觉得苦。

F: 就很开心,

J: 很快乐

F: 因为一起做音乐的。

J: 对啊

F: 然后我们就一起努力一起写歌。然后那时候你是负责写曲嘛,然后我就帮你填词。不过,就是我每次填的词,这些唱片公司都、都没有被选中。那个时候真的是哎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J: 是啊

F: 真的都不懂,很焦,很焦,很焦急

J: 老师们都比较苛刻一些

F: 是,是

J: 都比较,希望我们再努力一点。

F: 再努力。不过那个时候就说好像比较固执,跟比较幼稚的话。我就跟你说,哎,每次我们一起写歌,一起合作,就是你的曲被选中,我的词没有被选中。我不能够再浪费我那个时候的灵感了。

J: 嗨嗨。

F: 我不能够放弃,跟、跟失去掉这些、浪费掉的灵感。然后那个时候你说了一些非常勉励的话,就是可能然后事后回顾,就觉得你非常讲的、非常有道理啦。就是说,诶,作为一个写词作曲人,不该以“浪费灵感”而作为借口而放弃写歌,或是拆伙,太不值得的。因为你作为一个创意人的话,你会越做越好。

J: 没有,我是觉得,就是很多,很多时候都会有很多原因,让我们找借口或者是,也,么,找个理由说,我可能要再找别的一些事情做。但有时候,也很多时候,因为这样子,你就是放弃了你的梦想。

F: 不过其实因为这句话,就是你因为这句话的原因,这十二年来,我都没有放弃写过歌。这十二年来,这句话都憋在心里,没有机会和你说声谢谢。

J: 哈哈哈。

F: 然后跟你说声道歉,

J: 没有啦

F: 说那个时候真是太固执太幼稚了。所以十二年来也没有变道?

J: 没有,我真的很想念那时候的我们。

F: 是,我也非常怀念。

J: 真的就是

F: 真的非常怀念

J: 每天都在练歌,每天都在选新的歌。

F: And to behONEst, I think can, can It’s a, the CONNECT.

实话说,我想,嗯,这就是联系。

J: I know, I can.Thanks man. If you never called me, If you have never prayed for me, I think wewIll never be here today. We wouldn’t be here because I would always think thatoh, my frIends in Singapore they are back in Singapore, they don’t know the ‘ME’anymore. Know? We’ve lost contact. I always feel a lIttle guIlty for not comingback untIl have keep in contact in chowing? You know, It’s lIkeI’ve always thought from you guys’ perspectIve about me lIke, I always beenafraId lIke oh, they must be thinking that I’ve changed. They must be thinkingthat I’m dIfferent now because you know, my job, my schedule as you know. Youknow, some of them, definItely, some of the frIends are, you know, are a lIttleangry even at me for not keeping in contact wIth them.

我懂的,谢啦,兄弟。如果你未曾打电话给我或者从未为我祈祷,我想我们永远不会像今天一样聚在这里。我们真的不会在这里的。其实我总是在想,诶,那个,我在新加坡的朋友,他们@R_669_3430@一点都不认识那个“我”了?你知道的,我们很久呢,没联系了。我时常因为没有和他们保持联系,而觉得有点惭愧有点内疚(???)。我总是想从你们的角度来思考我在你们心目中的样子。我很怕,怕他们以为我变了。他们一定以为我不再是曾经的我,正如你所知道的,因为我的工作和行程等种种原因这样子。有一些,一些朋友,他们真的对我有些生气,因为我没有主动联系他们。

F: See? I, I, I Dothe show ah, lIke once, every thIrd Saturday of August, rIght? And, and we and Kenyou were my fIrst season guest, guest performer, rIght? And It’s been very ashine every thIrd Saturday of August. 每逢,额,每逢,就是八月的第三个周末,我会风雨不改地,做场演唱会。而且我记得第一届你跟Ken一起上台。

我有在做那个秀,和曾经八月第三个周六的秀一样。你和Ken,曾经是我第一季的表演嘉宾,你记得吗?每次那时候,真是很精彩,让人难忘。(??/)

J: PrIest.

F: Yeah,PrIest.

S: Woo Ben, and woo.

F:这十二年来我们没有、我们没有见面对不?我们每一年都有做,风雨不改每年都做。每个八月的第三个周我都有做。而且每次——

J: 你没有忘记啊?

F: 就是每次做这个表演的时候,我都会唱这首我们写的歌。

J:真的啊?你还会唱这首歌啊?

F:当然啊,还记得啊,歌词是我写的、曲是你写的,所以就很,对我来说——

J: 会唱啊?弹弹看!

F: 弹弹看

J: 弹弹看

F: 记不记得,那个调这个样子——‘请不要再说,你越说越错’,记得?‘已经,已经没有话好说……’

J: 啊——

F: 记不记得?

J: 再一次再一次,来——

制作人:林俊杰

录音师:周信廷

超清母带下载

https://pan.baidu.com/s/1voiyYv6iGQTtn7WKX8b6IQ

提取码

百度网盘下载

https://pan.baidu.com/s/1WsmxV7ok5GkAEgjKf7v74w

提取码

TAGS

最新回复 ( 0 )